<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備案資訊 » 經典案例 > 正文

      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孔瑋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一案

      2019-05-17 25468 4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川知民終49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東三環路二段龍潭工業園寶耳路2號。
      法定代表人:王志,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雍永志,四川君仁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家語,四川君仁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孔瑋,女,1983年2月6日出生,漢族,住江蘇省。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爍檳,北京市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被告:四川天劍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新都鎮桂紅路3號。
      法定代表人:賀捷,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唐英,女,該公司工作人員。
      一審被告:南充市高坪區交通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區沁園路6號。
      法定代表人:何紅兵。
      上訴人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集結能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孔瑋及一審被告四川天劍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劍光電公司)、南充市高坪區交通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充開發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川01民初249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2月14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于2019年3月1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集結能源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雍永志、徐家語,被上訴人孔瑋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林爍檳,一審被告天劍光電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唐英到庭參加訴訟;一審被告南充開發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集結能源公司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孔瑋的訴訟請求或發回重審。2.一、二審訴訟費用由孔瑋承擔。事實和理由:1.一審法院主要依據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認定本案侵權事實及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事實,但該公證書是不合法且真實性存有問題的證據。2.被控侵權燈頭的制造商是丹陽市軒益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丹陽照明公司),集結能源公司系從該公司購買燈頭后配套于其他產品予以銷售,故一審法院認定集結能源公司制造被控侵權燈頭系對案件事實認定錯誤。3.集結能源公司提供的證據能夠證明被控侵權燈頭是丹陽照明公司制造,并申請追加丹陽照明公司參加本案訴訟,但一審法院不予準許,違反了法定程序。4.一審法院在未查明孔瑋的實際損失和集結能源公司獲利的情況下,直接依據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標準確定賠償金額,屬于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
      孔瑋辯稱:1.集結能源公司提出的合法來源抗辯不能成立,該公司一、二審提交的證據顯示其向丹陽照明公司購買的產品在顏色、數量等方面與被控侵權燈頭均不相同,故不能證明集結能源公司是從丹陽照明公司購買了被控侵權燈頭。2.即便集結能源公司是從丹陽照明公司購買被控侵權燈頭后再與其他配件組裝而完成涉案路燈的制造,其行為仍然侵犯了孔瑋的專利權,仍應承擔侵權責任。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天劍光電公司述稱,支持集結能源公司的上訴意見。
      南充開發公司未向本院提交書面意見。
      孔瑋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集結能源公司、四川天劍機械設備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劍機械公司)、南充開發公司賠償孔瑋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計779999元,其中合理開支20000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07年2月14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將名稱為“路燈燈具(PV-1單光源)”的外觀設計專利權授予揚州托普萊特照明器材配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揚州托普萊特公司),專利號為ZL20063008××××.4,該專利的申請日為2006年3月28日。根據外觀設計專利附圖,涉案專利的外觀特征包括:A、專利產品系路燈燈頭,其整體形態呈半橄欖型;B、主視圖顯示,半橄欖型的頂部呈弧形,中部約三分之二處有一個人形分叉,其上分叉部分向頂部延伸、下分叉部分向底部延伸;C、左、右視圖顯示,半橄欖型燈頭的左右兩端,均有不規則的線條形狀;D、仰視圖顯示,橄欖形內含橢圓形,橢圓形的左側邊緣與橄欖形相切、右側有凹狀弧線,該橢圓形內還含有一個小橢圓形,小橢圓形右側邊緣為齊平直線,橄欖形的右側有弧線與直線構成的圖案;E、俯視圖顯示,燈頭形態呈橄欖形,右側有一個矩形,橄欖形內有一個橢圓形,橢圓形的左側邊緣與橄欖形相切、右側呈人形分叉狀。
      涉案專利登記簿副本顯示,該專利年費繳納至2016年3月27日;2007年5月9日,專利權人由揚州托普萊特公司變更為江蘇托普照明有限公司;2014年7月24日,專利權人由江蘇托普照明有限公司變更為孔瑋。2015年11月10日,孔瑋許可常州市棱光照明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常州照明公司)以普通許可的方式使用涉案專利權,并進行了許可備案登記。截至本案起訴之日,該專利權已期滿終止,到期日為2016年3月27日。
      孔瑋與常州照明公司于2015年8月18日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約定許可方式為普通實施許可,許可費支付方式為常州照明公司每銷售一套專利產品(路燈PV-1),需向孔瑋支付385元作為許可使用費;產品制造和銷售過程中產生的各項費用由常州照明公司自行負責。常州照明公司于2015年10月12日開具發票,發票內容包括專利使用費金額為43120元、路燈PV-1、備注112套。
      2016年3月22日,江蘇托普照明有限公司出具《專利轉讓補充說明》,載明:將針對涉案專利自授權公告之日起所發生的侵權行為追究侵權責任的權利轉讓給孔瑋;專利權轉讓完成后,孔瑋有權以自己的名義,以及委托任何第三方,針對發生于任何時間之侵犯涉案專利的行為開展維權行動;同時,專利受讓人授權江蘇托普照明有限公司擁有涉案專利的模具,生產、銷售涉案專利產品。
      2014年10月17日,南充開發公司作為采購人就名稱為“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區林海北路工程建設指揮部道路照明及信號燈”的項目公開招標。2015年2月15日,南充開發公司發布公開招標結果,天劍機械公司中標。天劍機械公司、集結能源公司均陳述,涉案路段安裝的被控侵權燈頭由集結能源公司提供。
      2016年10月15日,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公證人員李某、倪某同南京知識律師事務所代理人王一源來到四川省南充市林海北路。李某現場使用辦公手機的地圖功能截屏保存現場地圖。依據王一源的要求,公證人員使用攜帶的專用數碼照相機對該道路上的路燈以及道路現狀進行拍照。經現場清點該路段自林海北路與航空港大道交匯處開始至林海北路與物流大道交匯處結束,道路上共有329根雙燈頭路燈,總計658個燈頭,路燈燈桿上有“天劍照明”銘牌,路燈燈頭上有“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銘牌。2016年10月19日,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作出(2016)寧鐘證經內字第3294號公證書。
      公證書上的被控侵權燈頭照片顯示,被控侵權燈頭有兩種,被控侵權燈頭1的外觀特征包括:a、燈頭的整體形態呈半橄欖型;b、整體觀察,半橄欖型燈頭的頂部呈弧形,中部約三分之二處有一個人形分叉,其上分叉部分向頂部延伸、下分叉部分向底部延伸;半橄欖型前半段的中部兩側各有5個大小相同且均勻排列的圓孔;半橄欖型尾部有兩條略微凸起的線條;c、半橄欖型燈頭的兩端,均有不規則的線條形狀;d、仰視看,燈頭為橄欖形內含橢圓形,橢圓形的一側邊緣與橄欖形相切,該橢圓形內還含有一個小橢圓形,小橢圓形一側邊緣為齊平直線,橄欖形的一側有弧線與直線構成的圖案;e、仰視看,小橢圓形中部有一個單光源。
      被控侵權燈頭2的外觀特征中除b特征中“半橄欖型尾部無兩條略微凸起的線條”、e特征中“小橢圓形中部有兩個單光源”外,其余外觀特征均與被控侵權燈頭1的外觀特征相同。
      一審法院認為,孔瑋依法經受讓取得專利號為ZL20063008××××.4、名稱為“路燈燈具(PV-1單光源)”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該專利權有效期自2006年3月28日至2016年3月27日,該專利權在有效期內的合法權利依法應受法律保護。
      一、關于被控侵權燈頭的外觀設計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五十九條第二款關于“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表示在圖片或者照片中的該產品的外觀設計為準,簡要說明可以用于解釋圖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該產品的外觀設計”的規定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關于“人民法院應當以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一般消費者的知識水平和認知能力,判斷外觀設計是否相同或者近似”、第十一條第一款關于“人民法院認定外觀設計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時,應當根據授權外觀設計、被控侵權設計的設計特征,以外觀設計的整體視覺效果進行綜合判斷”、第二款第一項關于“產品正常使用時容易被直接觀察到的部位相對于其他部位通常對外觀設計的整體視覺效果更具有影響”的規定,涉案專利產品與被控侵權產品均為路燈燈頭,該類產品的整體形狀及安裝后的可視部分,通常為設計重點。通過比對,被控侵權燈頭1與涉案專利附圖所呈現的專利產品均為半橄欖型燈頭,被控侵權燈頭1的外觀特征與涉案專利仰視圖顯示的外部為橄欖形、內含橢圓形的基本特征一致,且兩者特征a與A、c與C相同,b與B的差別在于半橄欖型尾部是否微翹、是否有圓孔以及略微凸起的斜線,d與D差別在于內含的大橢圓形右側邊緣是否為凹陷,E的技術特征為俯視部分,路燈燈頭在安裝使用后,該部分特征不易被發現,因此俯視部分的其他特征即使存在差異也不會對整體視覺效果產生影響,而被控侵權燈頭的特征e為光源部分,涉案專利不包括此特征,故一審法院對此特征不予比對。通過比對,雖然兩者在燈頭尾部造型、橢圓形邊緣線條等方面存在區別,但從整體觀察兩者形態無實質性差別,即使存在細微差異也不會造成視覺效果的明顯區別,因而并不影響二者整體性極為近似的事實,故一審法院認為被控侵權燈頭1、被控侵權燈頭2的外觀侵權均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天劍機械公司、集結能源公司雖然主張被控侵權燈頭的外觀設計為現有設計、慣常設計,但并未舉證予以證明,一審法院對此不予支持。
      二、關于集結能源公司、天劍機械公司和南充開發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
      根據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關于“外觀設計專利權被授予后,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規定,判斷集結能源公司、天劍機械公司和南充開發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首先應當明確其行為的性質、方式。
      關于集結能源公司是否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燈頭的問題。本案中,集結能源公司辯稱被控侵權燈頭的制造商為丹陽照明公司,其并未實施制造被控侵權燈頭的行為。集結能源公司為此舉示了其與丹陽照明公司于2015年9月28日簽訂的《訂購合同》,該合同載明了燈頭的樣式,并載明顏色為白加寶藍。對此,一審法院認為,孔瑋不認可該《訂購合同》的真實性,該《訂購合同》為掃描件,丹陽照明公司的公章亦非鮮章,集結能源公司稱該《訂購合同》系網絡傳簽件,但并未舉示相應的證據予以證實,且該《訂購合同》載明燈頭的顏色為白加寶藍,而本案被控侵權燈頭均為藍色,故一審法院對該《訂購合同》不予采信,并對集結能源公司申請追加丹陽照明公司作為本案共同被告的請求,不予準許。集結能源公司作為被控侵權燈頭的提供者,沒有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其向案外人訂購了被控侵權燈頭,一審庭審中集結能源公司也自認被控侵權燈頭的樣式是其確定,在沒有證據證明其他人能夠決定并影響涉案路燈產品外觀設計特征的情況下,應當認定集結能源公司的意志決定了該路燈產品的外觀及產品最終成形,其行為性質符合專利法意義上的制造行為,故一審法院認定集結能源公司實施了制造被控侵權燈頭的行為。集結能源公司在實施被控侵權燈頭的制造行為后,并非自己使用,而是將涉案路燈提供給天劍機械公司,完成了將被控侵權燈頭有償轉讓給合同相對方的交易行為,達到了獲取利潤的營利性目的,集結能源公司對其銷售行為并無異議,故一審法院認定集結能源公司的行為構成銷售。
      關于天劍機械公司是否實施了銷售被控侵權燈頭行為的問題。天劍機械公司從集結能源公司購買被控侵權燈頭后,并非自己使用,而是將涉案路燈安裝于施工路段,并依約與工程發包方結算價款,完成了將被控侵權燈頭有償轉讓給合同相對方的交易行為,達到了獲取利潤的營利性目的,因此,天劍機械公司的上述行為屬于專利法意義上的銷售行為。
      關于南充開發公司是否為集結能源公司、天劍機械公司的侵權行為提供了幫助的問題。一審法院認為,南充開發公司作為采購人對涉案路段照明及信號燈項目公開招標,并無證據表明其在工程項目招投標過程中具有指定路燈樣式、款式的情形或具有教唆、幫助他人實施專利侵權行為的故意或惡意,且南充開發公司作為被控侵權燈頭的使用方,依照法律規定,亦不屬于實施外觀專利的行為,孔瑋也沒有證據證明南充開發公司與天劍機械公司或集結能源公司存在意思聯絡,有共同侵權行為,故一審法院對孔瑋主張南充開發公司的行為構成幫助侵權,不予支持。
      綜上,集結能源公司未經專利權人許可,制造、銷售外觀設計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的路燈燈頭,構成侵權;天劍機械公司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銷售外觀設計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的路燈燈頭,亦構成侵權。天劍機械公司、集結能源公司主張其不構成侵權及孔瑋惡意訴訟的抗辯理由,均不能成立。
      三、關于民事責任如何承擔的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十五條的規定,侵害專利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包括賠償損失等方式。集結能源公司應當就其侵犯涉案專利權的行為,承擔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被控侵權燈頭來源于集結能源公司,對此集結能源公司也無異議,故對天劍機械公司關于其所購買的被控侵權燈頭有合法來源的主張,一審法院予以支持。對于孔瑋要求天劍機械公司承擔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因南充開發公司的行為并不構成侵權,故孔瑋主張該公司應與集結能源公司、天劍機械公司共同承擔連帶責任,于法無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根據專利法第六十五條關于“侵犯專利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和專利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專利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給予一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賠償”的規定,本案中并沒有證據證明權利人所遭受的損失或侵權人的侵權獲利,也沒有證據證明孔瑋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及金額大小,但孔瑋舉出《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及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支付票據,故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金額可以作為確定本案賠償數額的依據,一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專利類型、專利有效期、專利轉讓受讓情況、侵權行為的性質及影響、侵權產品數量、集結能源公司的經營規模及范圍、實施侵權行為的主觀狀態等因素,依照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1倍確定本案的賠償數額為253330元。
          據此,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五十九條第二款、第六十五條、第七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規定,判決:一、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集結能源公司賠償孔瑋經濟損失253330元;二、駁回孔瑋的其他訴訟請求。如集結能源公司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11599.99元,由孔瑋負擔5599.99元,集結能源公司負擔6000元。
         本案二審期間,集結能源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證據材料。本院組織各方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
      集結能源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兩組證據:第一組證據為四川省成都市公證處(2019)川成證經字第6399號公證書、在微信中搜索手機號的結果、在順企網搜索丹陽照明公司qq號的結果、丹陽照明公司工商信息,擬證明被控侵權燈頭系集結能源公司從丹陽照明公司購買,丹陽照明公司應作為被控侵權燈頭的制造商參加本案訴訟。第二組證據為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1民初184號民事裁定書、孔瑋所涉案件在網絡上的搜索結果、錄音光盤一張及相應錄音文字內容、神華燈的網絡搜索結果,擬證明孔瑋早已就涉案專利侵權事宜向丹陽照明公司提起訴訟并最終撤訴,雙方已就丹陽照明公司生產、銷售涉案專利產品達成了某種“協議”,故孔瑋提起本案訴訟系惡意訴訟。
      孔瑋質證認為,對第一組證據中公證書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認可該公證書的合法性和關聯性,對該組其他證據以及第二組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不予認可。
      天劍光電公司認可集結能源公司的證據及舉證意見。
          本院經審查認為,集結能源公司提交的第一組證據不能證明被控侵權燈頭系集結能源公司從丹陽照明公司購買,第二組證據不能證明孔瑋系惡意提起本案訴訟,故本院對該兩組證據均不予采信。
      本院對一審判決查明的除“常州照明公司于2015年10月12日開具發票,發票內容包括專利使用費金額為43120元、路燈PV-1、備注112套”之外的案件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2018年7月12日,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準予天劍機械公司的名稱變更為天劍光電公司。
           孔瑋在一審中提交了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于2015年11月6日出具的(2015)寧鐘證經內字第4359號公證書,該公證書記載了孔瑋的代理人楊照飛將孔瑋與常州照明公司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及“江南農村商業銀行客戶專用回單”“江蘇省國家稅務局代開通用機打發票”的原件交給公證人員進行復印的過程。該公證書所附“江南農村商業銀行客戶專用回單”載明,付款人戶名為常州照明公司,收款人戶名為孔瑋,轉賬金額為43120元,用途為專利使用費,交易日期為2015年10月21日;“江蘇省國家稅務局代開通用機打發票”載明,付款方名稱為常州照明公司,收款方名稱為孔瑋,品目為專利使用費,金額為43120元,備注為“路燈PV-1”112套,開票日期為2015年10月12日。
            集結能源公司提交的其與丹陽照明公司簽訂的《訂購合同》載明,產品數量為620個。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是:1.集結能源公司的被控行為是否侵犯了涉案專利權。2.如果集結能源公司構成侵權,一審法院判決的賠償金額是否適當。3.本案應否追加丹陽照明公司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
             一、關于集結能源公司的被控行為是否侵犯了涉案專利權的問題
      被控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產品均為燈頭,二者屬于相同種類的產品。將被控侵權燈頭的外觀設計與涉案專利進行比對,雖然兩者在燈頭尾部造型、橢圓形邊緣線條等方面存在細微差別,但兩者在整體視覺效果上并無實質性差異,構成近似,故一審判決認定被控侵權燈頭的外觀設計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正確。
          集結能源公司上訴認為其并未制造被控侵權燈頭,其是從丹陽照明公司購買了該產品,但從集結能源公司提供的其與丹陽照明公司簽訂的《訂購合同》來看,產品的數量、顏色均與被控侵權燈頭不一致,且集結能源公司未能提供該合同原件,也未提供其他證據佐證其該項主張,故集結能源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能充分證明其銷售的被控侵權燈頭系丹陽照明公司制造。同時,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出具的(2016)寧鐘證經內字第3294號公證書載明,被控侵權燈頭上有“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銘牌,集結能源公司雖然否認該公證書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但其并未提供相反證據推翻該公證書記載的內容,且該公司及天劍光電公司在一審中均陳述,涉案路段安裝的被控侵權燈頭系由集結能源公司提供,故一審判決認定集結能源公司制造、銷售了被控侵權燈頭,并根據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認定集結能源公司的被控行為侵犯了孔瑋的涉案專利權,并無不當。
      二、關于一審法院判決的賠償金額是否適當的問題
           本案中,孔瑋未舉證證明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及集結能源公司的侵權獲利,集結能源公司提交的《訂購合同》亦不能證明其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但孔瑋提交的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公證處出具的(2015)寧鐘證經內字第4359號公證書能證明涉案專利的許可使用費為每套385元,集結能源公司雖然否認該公證書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但并未提供相反證據推翻該公證書所證明的事實,故一審法院根據專利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綜合考慮涉案專利的類型及有效期、專利轉讓受讓情況、侵權行為的性質及影響、侵權產品數量、集結能源公司的經營規模及范圍、實施侵權行為的主觀狀態等因素,依照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1倍確定集結能源公司的賠償數額為253330元,于法有據。
      三、關于本案應否追加丹陽照明公司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的問題
          由于集結能源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被控侵權燈頭系丹陽照明公司制造,而孔瑋亦未主張丹陽照明公司承擔侵權責任,故一審法院未準許追加丹陽照明公司作為當事人參加本案訴訟,亦無不當。
      綜上所述,集結能源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100元,由上訴人四川集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韋麗婧
      審判員  劉巧英
      審判員  陳 洪

      二〇一九年五月九日
      書記員  陳 吉
      文章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3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日本16岁RAPPER

      <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