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備案資訊 » 經典案例 > 正文

      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2021-01-20 9458 0
        
      (上圖為本案所提到的數字作品備案證書)

      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閩09民初39號

      原告:陳**,男,1979年5月11日出生,漢族,住浙江省寧??h。

      被告: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寧德市東僑經濟技術開發區天湖東路**(東湖豪門)****。

      法定代表人:鄭章昭,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關淼,福建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陳**訴被告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升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1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陳**、被告東升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關淼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陳**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東升公司立即停止侵犯陳**享有的著作權中的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2、東升公司賠償陳**經濟損失4萬元;3、東升公司賠償陳**為制止侵權而花費的包括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等在內的全部費用1000元;4、東升公司在《閩東日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5、由東升公司承擔全部訴訟費用。事實及理由:陳**從2000年畢業至今一直從事平面設計工作,2003年與弟弟組建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專注于提供高品質的品牌設計服務,并長期進行人物、動物元素商標圖形的創作和授權、轉讓業務。陳**憑借個人十幾年的艱辛努力,創作了數百件優秀的平面設計作品,先后榮獲上百個國際、國內設計獎項,作品被國內外眾多專業設計刊物刊登發表。因為兄弟倆創作發表了大量優秀作品,而被圈內同行公認為中國平面設計公司100之一。并且在人物、動物元素商標圖形創作領域,陳**是目前國內最資深、相關優秀作品數量最多的設計師之一。2012年3月2日陳**創作設計了《戰馬圖形》美術作品,2012年4月25日陳**在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對該作品進行了備案,并作為陳**的代表作品之一官方發表于各種專業設計刊物和論壇,為陳**贏得了廣泛好評。同時陳**將該作品刊登在自己公司官方網站開展授權業務。2016年7月,陳**發現東升公司使用的商標抄襲了陳**設計的《戰馬圖形》美術作品。陳**調查后發現東升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將該美術作品大量使用于門店招牌、店面裝飾、宣傳資料、網絡推廣等場合,并于2013年10月23日將該侵權圖形申請注冊了第13410923號注冊商標。由此可以確定東生公司侵犯陳**的著作權已3年多。而在此之前,東升公司既未征得陳**同意,也未支付相應的使用費,很顯然東升公司的行為已構成侵權。陳**認為,東升公司的行為侵犯了陳**就其作品享有的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東升公司作為知名品牌的企業,開展經營活動應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進行,在塑造自身品牌形象的過程中應充分考慮并尊重知識產權。為避免這種不合法的狀況繼續延續,減少損失,依據《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第五項、第十二項,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第四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的規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陳**特提起訴訟,請求保護合法權利。

      東升公司辯稱,1、將該戰馬圖形作為東升公司經營酒類的注冊商標系福建省海峽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為東升公司創作選定的,非東升公司所為,東升公司并未侵犯陳**對戰馬圖形享有的在先權利;2、東升公司是于2015年1月28日開始正式將戰馬圖形作為公司經營酒類的注冊商標和店招使用的;3、陳**僅是將戰馬圖形的美術作品于2012年4月25日向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進行備案,并未向國家版權相關部門進行報備,因此,福建省海峽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于2013年10月將戰馬圖形擇定作為東升公司的注冊商標,不排除系福建省海峽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自身創作和獨立設計完成的可能性;4、東升公司自2016年9月16日開始停止使用戰馬圖形的店招,并委托寧德市中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為東升公司設計制作了新的商標招牌;5、陳**主張東升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4萬元依據不足。請求駁回陳**的訴訟請求。

      根據庭審舉證、質證、認證,本院查明以下事實:

      2012年3月陳**創作設計了《戰馬圖形》美術作品,2012年4月25日陳**在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對該作品進行了備案,備案號為A20120425013901197。該戰馬圖形的主要特征為:將戰馬的耳朵與旌旗的旗桿、戰馬的鬃毛和脖子與旌旗的飄展融合為一體。2013年10月23日,東升公司將戰馬圖形用于申請注冊商標,2014年10月27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定將戰馬圖形作為注冊商標并進行了初審公告。2015年至2016年間,東升公司確有在門店招牌、店面裝飾等上使用戰馬圖形。

      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的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著作權、與著作權有關權益的權利人,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F陳**提供的由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出具的原創作品備案證書可以證實戰馬圖形的備案申請人為陳**,在東升公司未提供相反證據證明的情況下,應認定本案戰馬圖形的著作權人為陳**。由于該戰馬圖形系戰馬形象的繪畫作品,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美術作品,故陳**對該美術作品享有著作權,其相關權利受《著作權法》的保護。

      東升公司用以注冊商標的被訴圖案與陳**享有著作權的戰馬圖形美術作品整體上基本一致,作為注冊商標申請人東升公司對依法申請注冊的商標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但該權利不得侵犯他人合法在先權利。陳**所享有的涉案戰馬圖形美術作品著作權形成時間早于東升公司申請注冊商標及使用戰馬圖形標識的時間,故應認定東升公司已經構成對陳**戰馬圖形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害。作為侵權人,東升公司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由于東升公司的行為不屬于《著作權法》中規定的使用作品的行為,而是未經著作權人的同意擅自將著作權人的作品作為商標使用的行為。因此不應當按照《著作權法》的規定來計算東升公司應當賠償的數額。本院綜合考慮陳**為制止東升公司的侵權行為所支出的費用和東升公司使用侵權作品的實際情況,酌情確定東升公司賠償陳**經濟損失10000元。

      綜上,本院認為,陳**依法享有涉案戰馬圖形美術作品的著作權。東升公司未經著作權人的同意擅自將該美術作品用于申請注冊商標,已經構成侵權,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四項、第十條第五項、第六項、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四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應當立即停止對原告陳**戰馬圖形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害;

      二、被告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陳**包括合理費用在內的經濟損失10000元;

      三、駁回原告陳**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825元,由陳**負擔225元,寧德市東升貿易有限公司負擔6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提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陳 勇

      審 判 員  韋曉菁

      人民陪審員  顏銘艷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李巧彬

      附注:義務人在規定的期限內必須履行義務,如未履行義務的,權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包括案件受理費)。申請執行的期限為二年。申請期限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規定分期履行的,從規定的每次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

      第三條本法所稱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創作的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工程技術等作品:

      (四)美術、建筑作品;

      第十條:著作權包括下列人身權和財產權:

      第五項:復制權,即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將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權利;

      第六項:發行權,即以出售或者贈與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復制件的權利;

      第四十七條第一款: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發表其作品的;

      第四十八條: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

      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著作權、與著作權有關權益的權利人,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

      第二十五條: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無法確定的,人民法院根據當事人的請求或者依職權適用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的規定確定賠償數額。

      人民法院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作品類型、合理使用費、侵權行為性質、后果等情節綜合確定。

      第二十六條: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的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包括權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取證的合理費用。

      文章來源于中國裁判文書網(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8d553d46d88b4a33bb4aa9c600af7b4b)

       

      0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日本16岁RAPPER

      <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