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理論文摘 > 正文

      人間一碗煙火,探討飲食儀式和象征意義!

      2021-09-22 2784 0

            民以食為天,吃自古以來就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人間煙火不僅溫暖了我們的胃,滋養了我們的心靈,貫穿了人類的飲食文化和禮儀,為我們創造了詩意的生活,也讓我們思考了許多當前的社會問題。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美術館將舉辦一場名為我們的飲食方式:亞洲藝術主題展的展覽,展出與飲食相關的亞洲藝術。本次展覽將通過展示食品生產過程和儲存方式、廚具和餐具的演變、飲食文化交流、飲食儀式和象征意義,探索古代亞洲日常生活和飲食的文化內涵。展出的代表作品有中國宣德年間制作的景德鎮青花瓷碗和日本藝術家山本太郎繪制的啤酒罐設計稿。這個青花瓷碗內外都繪有白底青花蓮花紋飾,碗心繪有牡丹,碗底印有大明宣德年制官印。明代是中國飲食器具設計和發展的重要時期。通過對這一時期飲食器具造型、圖案和技巧的研究,探索其背后造型變化的原因,以及明代的社會氛圍、飲食文化和習慣。這次展覽將我們的飲食方式這個主題帶回了大家的眼前。從食物、文化、藝術和設計的角度來看,它不僅向我們展示了飲食文化,也展示了與飲食相關的藝術發展。

            清代著名文人、美食家袁枚曾在他的《隨園食單》食器須知中寫道,古語云,‘美食不如美器’。斯語也是。炒菜宜盤,湯羹宜碗,參錯其間,方覺生色。這也是袁枚對食器關系的概括。食物、美器和生活之美是密不可分的,器物因使用而美,食物、美器給人愉悅時也傳達了人們對生活之美的創造和追求。其中,食器不僅是食物的載體,也是不同時代人們對文化、藝術、美學的追求。古人對食器設計的追求不僅反映了當時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方面的情況,也反映了不同時代人們對生活和審美的表達。此外,食品設計的變化是飲食文化發展的具體縮影。

      微信截圖_20210427142502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明剔紅山水人物撞提匣

           關于中國飲食的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但是在甲骨文中,只有“食”這個概念,沒有“食”這個概念。由原始的刀耕火種到農耕文明的建立,從茹毛飲血到系統飲食文化,也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過程。中國古代飲食文化真正誕生于《周禮食禮》中,此書記載了西周禮食文化和禮制,也讓我們看到古代先賢智慧的飲食禮儀。中國古代的食器設計,先后經歷了青銅器時代、漆器時代、瓷器時代,同時,隨著分餐制向配餐制這一飲食文化的轉變,食器設計從種類到式樣逐漸豐富起來。同時也反映了傳統造物觀念和審美風向的變化和發展。

           青銅器時期的飲食設計貫穿著禮制思想。周人的重食,在飲食禮儀制度和文化的規范下,鼎(用來烹煮肉食)、鼎(主要用來盛放谷子、稻谷、稻谷等),并將鼎(用來煮肉)、鼎(主要用來盛糧、稻谷、稻谷等)等主食。鼎形為奇數,鼎為偶數,逐漸形成了鼎的器制,即《公羊傳·桓公二年》中,“鼎”是什么意思,“鼎”是指“鼎”。在這種形制上,鼎的形制相同,紋飾一致,大小依次遞減。周天子使用九鼎,第一鼎是盛牛,稱太牢,下面是羊、豬、魚、臘、胃、膚、鮮魚、鮮臘;諸侯用七鼎,稱為大牢,比太牢的稱謂太牢,稱為太牢,下面是羊、臘、肉、胃、膚、鮮魚、鮮臘;五個人用的是五鼎,稱為小羊、小豬、在嚴格的禮制下,王公貴族的生與死都有這個標準。

           青銅器在禮制之下,不僅是簡單的食器,而且還被賦予禮儀功能,反映出等級社會的尊貴與尊貴,也成為等級制度和權力的象征,體現了“藏禮于器”的設計思想。像“毛公鼎”,因西周晚期毛公所鑄,形制端莊穩重,呈圓形、二立耳、三蹄足、深腹外鼓,口沿飾環帶狀的重環紋,銘文長達499字,記載了周代文王武王的豐功偉績,以及毛公對周宣王的忠告,是一篇典型的《周宣王》銘文,其中有一句話說得好,是周代文王武王的一大功績,也是毛公對周宣王的忠告,是一篇典型的西周書信。其書法以西周金文風格、氣象渾穆、奇逸飄逸的風格而著稱,是研究西周晚期歷史的重要資料。除此之外,西周早期有長方形、直口、方唇、斜腹內收、微鼓、四壁各置一對獸首環耳,矩形四足,器口緣下部周飾有斜腹壁下環收器、微鼓、四壁各置一對獸首環耳,矩形四足,器口緣下部周飾有斜腹,腹腹有小鼓紋。內底刻有111字銘文,講述的是季子白奉命出征,榮立戰功,周王為其設宴慶功,并賜給他一把弓箭,于是他就有了這個牌匾,于是他就把這個東西送給了周王。題字文辭優美,字體端莊,其圓轉書風對后世影響深遠。

      微信截圖_20210427142522

      劉小賢 《我們的飲食方式》

            輕巧、方便的漆器與青銅相比,作為飲食器皿,受到古代王公貴族的喜愛,尤其是在秦漢貴族生活用品中占有重要地位,進一步取代青銅時代的青銅器具,被廣泛應用于生活。漆制器皿最早的出現可以追溯到堯舜時期,正如《韓非子·十過》所記載:“堯禪天下,舜受之,作為一種食器,斬山之木而財之,作為一種食器,斬山之木,使之成為一種食器,使之成為一種食器,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舜和天下,而傳之于禹,禹作祭器,黑漆其外,而朱畫其內,染之以染,從中可以看出早期漆器的使用情況。漆器產生的時間雖早,但漢代發展的黃金時期卻是漢代。
            普通百姓在秦漢時期的飲食習慣是一日三餐,以素食為主,分別是“朝食”(午時)和“食”(正餐),而王公貴族則是一日三餐,實行分餐制,一人一案,席地而坐,分餐而食。漢朝也有一套嚴格的飲食禮節,分別表現在宴席上的座次安排,以及按進餐的人數規定和等級上的進餐規定。食具數量規定,食物的盛放安排,以及許多延續到現在的用餐禮儀等,都與長幼尊卑和等級順序的劃分有關。據《禮記》記載,“有以多為貴的禮器,有豆二十有,諸公十有六有,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有,下大夫六有。出土的漆制食器中,禮制約束著人們的飲食行為,同時,這些飲食禮制和文化也在此得以體現和印證。

      微信截圖_20210427142534

      景德鎮青花碗,1455

           當時漆器產地遍布全國,分為官營和民營。從中央到地方都有漆器生產部門。其產品種類涵蓋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主要食品器有鼎、盒、盤、盂、壺、錘、芳、耳杯、瓶、勺、匕、杯盒等。漢代漆器在繼承楚漆器傳統的基礎上,主要以紅黑色調為主,輔以黃、青、綠、藍、灰、金、銀等顏色。裝飾以云紋、動物紋、植物紋、幾何紋、人物故事紋為主,豐富、復雜、細膩、流暢。胎質主要分為木胎、夾子胎、竹胎、金屬胎等。繪畫工藝包括繪畫、錐畫、堆漆、金銀箔貼花、金屬扣、鑲嵌、雕刻、印刷等。這些繪畫工藝對后世漆器工藝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與此同時,漢代的漆器大多用于日常生活,產生了從禮器到日常生活器物的轉變。這些制作精美、色彩鮮艷、圖案優美、裝飾精美的漆器是非常珍貴的器物,正如《鹽鐵論·散不足》所記錄的那樣,一杯用百人之力,一屏一萬人之功。漢代宮廷大多使用漆器作為飲食器皿,貴族官僚家庭也提倡使用漆器,經常在器皿上寫下其封爵或姓氏作為標記,以示珍貴。為了滿足貴族階層對生活的享受,漢代漆制食器的裝飾非常奢華。比如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漆耳杯套盒,里面裝了七個耳杯,套盒很緊,充分利用了盒子里的有效空間。在審美上,裝飾圖案簡潔穩重,紅黑色調雄偉,體現了漢代倡導的簡約風格。整體設計呈現出實用與美觀相統一的設計理念。

           瓷器是中國的一項偉大發明,廣泛應用于食器中。廉價優質的瓷器逐漸取代漆器,成為日益流行的日常餐具。同時,它的發展也離不開我們的飲食文化。隋唐時期飲茶之風的興盛,增加了朝廷和民間對青瓷的需求,進而促進了越窯青瓷工藝和質量的不斷提高。后來,由于北方民族信仰薩滿教,以白為尊,《禮記》尊重天子配白玉,人們用瓷器仿白玉,唐代瓷器出現了南青北白的局面。南方青瓷,正如烏龜蒙所說,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瓷胎骨薄,釉色清脆瑩潤,多用于飲茶,以盤、碗、杯、壺、盞為主,輪廓線明亮,秀雅清秀。邢窯是北方最著名的白瓷。茶圣陸羽曾在《茶經》中描述其銀和雪。它的胎質可分為粗細和釉質。釉色純白或白中微藍。晚期常采用雕塑、堆放、印花、雕刻、壓邊等裝飾手法,優雅端莊。

      微信截圖_20210427142540

      山本太郎 《罐頭》,2011

           少數民族進入中原后,隋唐時期民族大融合,胡服、胡食、胡床的進入,使漢人的日常生活習慣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內設在桌椅、床、榻上的加高,垂足而坐逐漸成為主流飲食方式,低矮案幾也不再適用。同時,原料、加工、保存和食用的多樣化使人們也不必因為食物的單調而按人分餐。此外,酒肆、茶肆的繁榮、酒樓食店的大規模興盛和社會人口流動的加強,也使飲食逐漸從家中走向街頭。“分食”在有限空間內的限制和高昂的成本,使有限空間中多人坐上一套桌椅成為更合理的選擇,也推動了合食制的流行。直到明代,合食逐漸成為一種主流飲食方式。被禮制中明確規定的飲食禮儀等級制度和禮教約束在吃飯這件事上逐漸被削弱,一起吃飯也逐漸成為中國人喜愛的社交和情感交流方式。一人一餐所用的食案和食盤,在食器上逐漸不再受歡迎。到了宋以后,由于合餐的逐漸興起,大碗的大小適中,加上筷子的配合,就能形成最簡樸又舒服的飲食方式,所以“碗”逐漸興盛起來,瓷制品的物美價廉,瓷碗逐漸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食器。同時,由于宋代觀茶色和斗茶風尚的流行,也促進了黑釉茶盞的生產。黑釉茶盞造型精巧大方,口大底深,胎骨較厚,釉色凝重,黑潤,以建窯所產的兔毫盞最為著名,也被稱為天目釉,供不應求,并被稱為天目釉。發展到明清時期,士大夫們注重“雅致”,隨著宜興窯、撮泡茶飲法的普及,帶動了文人飲茶風行。這一時期最流行的茶具是青花和紫砂,青花的淡雅突顯了文人追求淡泊名利、清雅之風,而紫砂正是文人追求自然本真。

           另外,明、清兩代士大夫階層的中游宴、船宴等生活方式的流行使提盒在當時十分盛行。提盒子,也叫搖匣,它的形狀與宋代的游山具相似,多為方形或矩形,將茶酒具、餐具、文具等層疊放在一起,配上帶托、提手的手柄,設計巧妙,適合遠游,可供多人就餐。如故宮博物院所藏明剔紅山水人物提盒,整體為剔紅,每一層的外立面飾以花鳥山石等圖案,將其展開則是一幅完整的畫面。

           從古到今,隨著社會的變遷,飲食文化和飲食方式逐漸發展,人們對“吃”的思考從未停止過。對當代藝術家來說,“吃”也是一種思考藝術的方式和表達方式。自2003年以來,中國藝術家宋東的作品《吃城市》就是其創作的系列作品。展覽先后在安特衛普、巴塞羅那、倫敦、巴黎、北京、貴陽、上海等地展出。一座座用餅干、糖果建造起來的“城市”拔地而起,又被夷為平地。這個城市是藝術家想象中的烏托邦城市,巧克力威化蛋糕構成的“摩天大樓”鱗次櫛比,“城市功能區”高聳入云,“商業中心”之間連接著一座大橋。展覽開始后,這座“城市”就被游客們吃掉了。作品中,藝術家以「吃」的方式,讓大眾開始反思「因欲望而建,又因欲滅」的城市、人、環境的關系。就像城市現代化的發展讓大家實現汽車夢一樣,也帶來了空氣污染和擁擠,對地球有限資源的暴力開發等等。

      微信截圖_20210427142549

      宋冬《吃城市》

            作者汪曾祺曾經說過:“奶油餅是甜的,混的眼淚是咸的。如人生,交織著種種復雜而美好的味道。饑餓時進食,困倦時入睡。四面八方的食物,不過一碗人間煙火,就像一杯果汁,甜度剛剛好;一碗白粥,熬得剛好。”汪先生把“吃”這個詞講得很有詩意,很溫馨。由于飲食是人們與生活聯系的重要事件,貫穿歷史,形成了飲食文化、禮儀制度,也連接著人們之間的交往。以飲食文化為視角探討“吃”這件事,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古往今來飲食文化與食器設計的關系,更讓大眾從「吃」的角度思考許多社會問題。

       

      3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日本16岁RAPPER

      <form id="bvvxh"></form>

        <em id="bvvxh"><address id="bvvxh"></address></em>
        <address id="bvvxh"></address>